分享

第二名的逆襲》2 下集

《第二名的逆襲》
劇評 永遠的第一名 第二名的逆襲
#以書逸角度寫的後半段。
所以不想開的可以跳過。
此篇可能會一改再改。
書逸原本打開大門,原本已經交代秉瑋帶著哲宇來加班,秉瑋想以週末及跟哲宇約會推拒,但沒想到書逸二話不說,他付加班費,想約會可以呀!就一起來上班,他也可以跟哲宇討論開會內容,約會跟加班也不耽誤,秉瑋只好認命答應,他這一生除了哲宇再來就是書逸,兩個人的話是他所不會違逆。
書逸打開大門一看,背對著自己,坐在門前階梯上的不就是高仕德,只是他感覺不是很對勁的樣子,他想自己還是告訴他,自己準備去公司加班。但沒想到仕德在自己經過他身邊的時候,把自己拉住,告訴自己:「他有買宵夜。」
「但我得去工作!」書逸說完還是往外走。
書逸心想那工作為重,他還是得去公司加班,想推開仕德的手。不知道是仕德原本力氣比他大,還是喝醉了,他只能任對方勾住他的脖子,拉他往家門口走。
書逸不禁大喊:「高仕德 難道我不知道你喝酒了嗎?」希望能藉此喚起他的意識。只見仕德巍然不動,還是停止不了仕德,想要拉他回家。書逸不想這時候跟仕德浪費時間。或者說,從相逢開始,他都一直避免,他內心深處都知道,仕德對他的影響有多大,他怕若再與他單獨相處,他又會回到過去的自己,這不是現在的自己所要的,何況喝醉酒的仕德,更增添一份危險因子。仕德的眼神就像野獸一樣在端詳自己的獵物,很不巧他覺得自己恰巧就是即將羊入虎口的獵物。
現在他只能先問對方,你到底想幹嘛?
沒想到仕德下一個動作,竟是彎腰嚎啕大哭,就像一個孩子失去他最心愛的寶物,還跌坐在地上。書逸看到這樣失態的仕德,書逸的聲音不自覺軟化,再也沒剛才針鋒相對,他從來沒看過這樣頹廢的樣子。也不好攆仕德出去。但自己工作還沒處理,他只能讓仕德先在家裡休息,把鑰匙留給他,自己還是得回公司加班。書逸才轉身跨出,就被迅速站起來的仕德強硬拉回,還被摔在沙發上。書逸撐起身子想往外走,一邊安撫仕德,「不要再鬧了。」書逸沒想過,現在的仕德什麼都聽不進去,就像一隻即將獸性化的野獸。

書逸有個預感,如果他不能安撫此時的仕德,或者自己今天在劫難逃。他防備的看著戒備對方,輕聲細語說:「不要再鬧了。」,仕德卻依然自我,不顧自己的掙扎,把自己推向沙發,進而壓在他的上方。書逸聞到撲鼻而來的重重酒氣。
書逸再一次被推倒,他原本滿腹怒火,在聽到仕德哭聲響起,心情該是五味交雜。曾經仕德是永遠的第一名,就像一座他跨不過去的高山,他從來沒看過仕德如此脆弱的一面。他只能聽仕德喃喃自語:「對不起,我不應該去美國的,對不起,我們再重來一次,好不好?」
書逸聽到對不起,能補償他失去的那五年嗎?他現在只想知道到底為什麼,你寧願跟自己失去聯絡。他無法接受仕德口口聲聲說愛自己,卻又把那五年的秘密橫亙其中。仕德的淚就這樣滴在他臉上,灼熱的觸感從臉上滑過,他想用手輕拭仕德的臉,而仕德卻立起背。用猩紅的眼睛看著自己,並問了:「為什麼 (故意騙我上當)那為什麼(自己還是寧願被你所騙)。書逸才恍然大悟,仕德知道了,難道他聽到他跟哲宇所說的話嗎?「所以高仕德,你在整我嗎?」
「不,是你在整我」仕德起身坐在另一個沙發上。
你再一次到底要不要說
難道他以為只要像過去那樣服軟,自己就願意甘為人下。被他不斷親吻,想推開上方的仕德,還是被他強硬壓在身前,不想看著他望著自己的眼睛,似乎就像一片黝黑的星空,深怕自己下刻就被吸入。閉起眼睛想忽視對方在他 身上所點起點點心火,卻隨著他的吻所到之處,連成火源,自己的意識也不再存在,只記得他曾是自己最重要的人,身體無法欺騙自己,更無法忘掉之前一起相處點點滴滴。
#梧桐就是愛看劇
#台劇
#第二名的逆襲 2 下篇
#劇評  #永遠的第一名  #第二名的逆襲 
分類:影劇

梧桐 愛看劇,也愛到處吃美食,看劇不分國家,最愛追on檔,泰韓陸日台劇混合看,有好看的戲劇,也請私我!FB也有我的粉絲頁,大家可以過去逛逛。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泰版打架吧鬼神 3-4
  • 下一篇
  • History近距離愛上你 1-2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